五月樱花天

欧美音乐爱好者//自认真爱披头士新兵滚石钢丝炒肉丝//尤其喜欢Brian Jones和George Harrison//五月天乐迷,团粉和兽信冠莎感情粉//喜欢欧美影视剧//动漫爱好者喜欢作品很多……

【巴拉七】命中注定(圣诞贺 霍格沃兹AU)

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得我好开心啊好开心啊

Ron_CrimeUnit:

黄榕生犯罪组出品

Long Time No See~Merry Christmas~

新头像你们喜欢吗~  


特别感谢 @药纪师  的霍格沃兹脑洞和她对我搞事情的支持

以及兔子拟物原设 @归棹游 

当然还有组员的灵感对脑洞的补充

一个看了很多年《哈利波特》也很多年不看《哈利波特》的人,第一次尝试写AU,有些写得不好或者和原书设定不符的地方请原谅哈,我考据得有些仓促。

私设在“阿尼玛格斯”上。

科普:指自身能够变成某种动物,同时又保留魔法法术的巫师。阿尼马格斯不能随意地变成任何动物,且所变化的动物与巫师的性格和体重有关。一般每个人只能变成一种动物。同时,阿尼玛格斯变形通常限定于非魔法生物,魔法生物变形(如凤凰、龙、鹰头马身有翼兽等)将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也许是因为巫师魔法与魔法生物魔法在运作上有本质区别的关系,在练习阿尼马格斯的时候,人可能会走火入魔,因此魔法部对它严加控制,要求所有阿尼马格斯的变身动物及特征必须在魔法部的滥用魔法办公室里登记。但很多人练成之后都没有去登记。练成阿尼玛格斯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使人变成自己最适合的动物,但也有可能失败,所以变身也是需要勇气的。

 

防雷:有轻微造了孽了的动物play。假车一辆,恋爱赛高。(昨晚就发了结果今天早上居然被屏蔽了,明明辣么清水啊??还我评论!)

我不想写圣父老黄啊,可是他就圣父啊,不圣父反而ooc了这要我如何是好,愁。

 

 

 

 

======

圣诞节前的一个星期,霍格沃兹就降了大雪。几尺厚的积雪覆盖着城堡,湖面结着硬而厚的冰。门廊里的穿堂风让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更冷了,塔楼的窗户玻璃被吹得咔哒作响。但是留校的学生们还是不愿意待在温暖的公共休息室。毕竟南瓜饼和多味豆一年到头都可以吃到,但是去霍格莫德村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霍格莫德此时正因为学生的到来热闹非凡。盖着积雪的小房子像一块块翻糖饼干,各家各户的门上都有冬青扎成的花环,施过魔法的蜡烛成串地挂在树上。

 

黄榕生紧了紧自己红黄相间的学院围巾,穿过喧闹的正在打雪仗的人群,推开了三把扫帚的门。

 

“嘿!老黄!这儿!”焦迈奇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黄榕生看见他正热情地冲自己挥手。

 

尹毓恪和养鸡也在。他们选了个靠窗的小圆桌,桌上摆着喝到一半的黄油啤酒,还有各式花花绿绿的糖果和饼干——看样子他们已经去过蜂蜜公爵了。

 

养鸡从一堆糖纸中翻出一块没拆过的巧克力蛙丢给黄榕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后者伸手接住他扔过来的糖,顺势拉了张椅子。“没事,冻得。”

 

“你家赵英博呢?我们等你们好久了。”焦迈奇又往嘴里塞了口蛋糕,声音都含糊了。

 

“咳.......”黄榕生不自然地咳了一声,“他......上午和我练了几个新的魔咒,这会累了宿舍睡觉去了......哦,一杯峡谷水。多谢,罗斯默塔夫人。”

 

“不是吧,你们圣诞节这么好学?睡觉能比来霍格莫德重要啊,”焦迈奇终于把噎住自己的蛋糕就着啤酒咽了下去,说话畅快了许多,“而且他从来不都是你去哪里就跟到哪里吗?”

 

“该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吧,他中了迷情药水?”尹毓恪搅着饮料里的泡沫一针见血地问道。

 

“巴拉根没中迷情药水都够迷老黄了好吗......”焦迈奇小声吐槽。

 

“没有好不好!你们不要乱想了啦,”黄榕生一个头两个大,“我待会去蜂蜜公爵帮他带点果子露,再随便买点他喜欢的零食就回去了。我们晚宴上见吧。对了,你们给家里人准备的礼物买齐了吗?”

 

“买——齐——啦——”焦迈奇和尹毓恪同时拎起地板上放着的大包小包让他检阅,一个做鬼脸一个翻白眼。

 

“噗哈哈哈,你们别烦他,他就这样。”养鸡也忍不住要笑。

 

黄榕生匆匆喝掉了他的峡谷水,斗篷上的寒气还没被壁炉的温暖烤尽,就又匆匆推门离开了。

 

“不对劲。”焦迈奇总结道。

 

“很不对劲。”尹毓恪补充。

 

“好了你们别担心了,晚上我去问问他到底怎么了。你们不是还计划打雪仗?一起走吧,四弟也约了贾昱。”

 

======

离开三把扫帚,黄榕生心不在焉地前往蜂蜜公爵,买了一大堆赵英博喜欢的糖果,并准备好给父母亲的礼物,就往返回城堡的方向走去。

 

他的确心事重重。早上发生的事情足够让他有很多问题想问赵英博,但是鉴于质问的对象还晕在宿舍里,他只能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出来买东西。

 

 

数小时前。

正如所有圣诞节的早晨一样,留校的学生们在拆完礼物之后,大多会选择去霍格莫德村,因此城堡各处都显得格外安静。

 

黄榕生和赵英博年级不同,他来敲赵英博寝室的门的时候,赵英博正在睡眼惺忪地拆礼物。

 

他从一个小礼盒里取出一块样式古老的腕表,表盘里飘浮着日月星辰,看起来非常精美梦幻。盒子的最下面压着一张纯白的卡片,几行墨迹非常简单明了:

 

圣诞快乐,狗子。

希望你喜欢。

 

           From黄榕生

 

“今年在对角巷一家古玩店淘到的,”门口传来黄榕生的声音,“据说不是块普通的腕表。它可以选中一个物品当作‘信物’。当它感受到主人身处危机,就会传递魔法给信物,这样信物的所有者就会感知到前去搭救。”

 

黄榕生走到他床边坐下,然后捞出挂在脖子上的陨石:“我顺手把我的陨石标记成信物了。”

 

“哦,谢谢哥。”赵英博乖乖地说道,看上去挺高兴的。他摘了自己的旧手表,换上了新的。“你收到了什么?”

 

“焦迈奇送了我一堆玩笑店的东西,他可能忘了我是个抓违禁物品的级长,”黄榕生笑了笑,“尹毓恪送了我一本麻瓜世界的书,叫什么《养生之道——冬季腿部的防寒与保暖》......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可能觉得插图不会动的书很猎奇吧?”

 

“不过你送的东西,我要好好询问你了。”黄榕生正色道,语气略带好奇,“如果我没猜错,那是个类似冥想盆的东西?记忆水晶球,又和普通水晶球不一样,可以存放并直接观看很多段记忆。你怎么搞到的?”

 

“额...这个......”赵英博抽了抽鼻子,一脸天真,“托你的福,去年黑魔法防御术拿了第一名,教授奖励的。”

 

黄榕生挑眉:“送给我当学费吗?也行,挺有意义的。今年继续加油好吧。”

 

赵英博看了一眼腕上的新表,转移了话题:“咱们不是说好了今天趁着圣诞节人少继续练习阿尼马吉吗?时间不早了我去洗漱,等我十分钟。”

 

 

二十分钟后他们穿过层层移动楼梯和连廊,出现在了有求必应屋门口。

 

黄榕生闭上眼睛,在心里反复默念:“我需要一间不会被找到,足够安全,可以对付各种可能的突发状况的屋子。”

 

墙壁上的砖块从正中央开始翻动,很快他要的房间就显露了出来。黄榕生趁着四下无人,赶快把赵英博拉了进去。

 

当砖块在他们背后合拢的时候,黄榕生才看清四周的摆设。

 

应急的药品和绷带一应俱全。四面墙壁全部被软垫包裹,看起来刚好可以防止失去理智的动物撞伤自己。

 

黄榕生对房间很满意,唯一不解的是为什么要留一张床。本来就不大的屋子因为有了它稍显拥挤。

 

两个人在房间里站定。黄榕生回忆到:“上一次还是没成。我上次说,阿尼玛格斯所变化的动物与巫师的性格有关,和巫师的思维、想法也有某种联系。这就要求你必须足够了解自己,不仅是外在表现出来的自己,还要正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上次留下的任务是让你探究自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英博是在上学期末的时候找到黄榕生,要求学习阿尼马吉的。在此之前他缠着黄榕生练习过很多魔法,所以他的黑魔法防御术分数总是比其他科目高出很多。但这是他第一次要求练习课本知识以外的魔法。

 

黄榕生一开始不同意,毕竟这不是一门简单的法术,饶是他也用了两年的时间。

 

但是再坚定的人也逃不过他是个弟控。最终在赵英博软磨硬泡,前后殷勤了一个月之后,他终于答应了在下个学期,也就是赵英博五年级的时候开始教他。前提是每次练习自己必须在一边陪同。

 

 

“我感觉差不多可以了。”赵英博说,脸上看不出什么想法。

 

黄榕生点点头:“恩,没关系,你要是一年就学会了我才惊讶。慢慢来,不要有杂念。”

 

赵英博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安静下来,缓缓举起魔杖点住自己眉心,念到:“阿尼莫莱斯。”

 

希望看到的蓝色光点并没有出现在杖尖,赵英博睁开了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黄榕生轻轻哼了一句,企图开个玩笑安慰一下小朋友。

 

赵英博冲他耸耸肩。

 

“好吧,其实我挺期待你变形的。你变个什么呢?小奶狗?金毛怎么样?”黄榕生伸手揉了揉他的后颈,“还是我再示范一次吧。”

 

他举起自己的魔杖点住眉心,他的魔杖像他的手指一样纤长,有几处不算明显的木骨节。

 

“用心感受自己,接纳自己,不要怀疑——阿尼莫莱斯......”

 

杖尖的蓝色光点逐渐扩大,包裹住了施咒的人。片刻,蓝光散去,随着魔杖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出现在赵英博眼前的是他熟悉的白色和太妃糖色相间的道奇兔。

 

那只兔子上前用脑袋顶了顶自己的魔杖,赵英博了然地捡起它在桌子上放好。然后兔子把前爪搭在他的皮鞋上点了点,表示了感谢。

 

黄榕生其实对今天的结果依旧没抱什么期待。往常他偶尔也会为了示范变成阿尼玛格斯,等到阿尼玛格斯不可现回原型的前一刻钟过去,他就会自己变回来。

 

赵英博小心地把变成兔子的黄榕生捞了起来。他的双手穿过兔子的前肢刚好揽在胸前。那处有一块类似陨石的花纹。“不知道变成动物之后,手表和信物还有没有作用......”

 

手心里的兔子不舒服地蹬了蹬,赵英博回过神来。他今天既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托兔子的屁股,也没有把兔子放在自己腿上,而是放在了床上。

 

他在黄榕生面前蹲下来。一大一小两个生物刚好平视。

 

“本来想今天要是成功了,让你买单我的果子露来着。”赵英博转笔一样玩着自己的魔杖。

 

黄榕生回答不了他,就安静地听着。

 

“送你的水晶球里我放了点自己的记忆进去。你有时间可以看看。”他伸手点了点兔子的鼻尖,兔子作势要咬他。

 

“我以为我想得很明白了,不应该不成功啊......”他一边顺着兔子的毛,一边自言自语。黄榕生很无奈地纵容着他的撸兔行径,其实他自己也一直很无法相信自己的阿尼玛格斯是兔子。

 

兔子的一只前爪搭上赵英博的手,冲着他拿魔杖的手扬了扬头,又低头轻轻舔了舔他的掌心。

 

赵英博知道黄榕生这是在鼓励他再试一次,也知道变成阿尼玛格斯的巫师会染上一些动物的习性,但电流还是一路顺着掌心窜到了四肢百骸。

 

年轻的巫师在这胡乱流窜的电流中举起魔杖,什么也没多想,对准眉心就念出了那句不知道练习过多少遍的咒语。

 

他懒得闭上眼睛,蓝光出现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在一旁舔着爪子梳毛的兔子也没有注意到,直到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两个人才短暂地对视了一下,然后赵英博就消失了在了一片蓝光里。

 

当刺目的光芒退去,再次和黄榕生对视的,不是他调侃过的什么奶狗,而是一双绿色的,只属于狼的眼睛。

 

 

======

 

城堡里已经摆上了大大小小从禁林运来的冷杉,它们被闪烁的蜡烛、不会融化的冰晶和各种颜色的旋转彩球装饰成巨大的圣诞树。槲寄生从天花板上蜿蜒而下,盘旋在人们的头顶。

 

黄榕生无心欣赏这些。他沿着大理石楼梯一路回到格兰芬多塔楼,走廊尽头那幅画像的主人已经换上了圣诞礼服。

 

“狐狸。”

 

“哦,不,亲爱的,口令换了,”胖夫人摇了摇手中的红酒,“今天换的,为了美妙的圣诞。”

 

“......好吧,换成什么了?”

 

“兔子,”那位女士显得颇为自豪,“我现在喜欢这个。”

 

黄榕生难得额角爆青筋,兔子,为什么又是兔子。“希望您可以坚持到明年复活节,不然我又要通知全院学生口令有变,夫人。”

 

 

黄榕生掀开赵英博的床幔,枕头上安静的人看起来还在沉沉地睡着。

 

他把冰凉的装着果子露的玻璃瓶贴在青年的侧脸上:“起来吧,我知道你醒着。恭喜你成功了,这杯算我请你。”

 

赵英博慢慢睁开眼睛,什么也没有说。一时间只有壁炉里的火焰噼啪作响。

 

黄榕生把玻璃瓶在他床头放好,找了一张扶手椅坐下。

 

“我们谈谈吧。”

 

“......好。”

 

“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今天早晨的记忆,”黄榕生斟酌着开口,“在此之前,我想看一下你的守护神。”

 

“......我不会那个。”

 

“你去年拿了黑魔法防御术第一名,你刚刚告诉我的。”

 

“......”

 

赵英博撑着身子坐起来,认命地抓过床头的魔杖。“你看了之后......算了......呼神护卫。”

 

银白色的光芒冲出魔杖,渐渐凝聚起来,由浅淡逐渐加深,最后,亲昵地踩在赵英博的被褥上围着他转的——一只银光聚成的兔子。

 

“......果然。”亲眼见到的事实还是给黄榕生带来了些许震惊,“怪不得你从来没有找我辅导过守护神咒。”

 

“如你所见,我四年级召唤出的守护神,就是它了。”赵英博挪开手,躲开了兔子蹭过来的撒娇,“大概是因为,我所有快乐的记忆,都和你有关。”

 

“那份心情也许出现的更早,”赵英博突然豁出去一样一把拉住黄榕生,直视着他的眼睛,“三年级?还是二年级?我幼稚的点只有你回应我,黄榕生。”

 

“上午的事,我很抱歉。——所以现在我的喜欢,你是回应,还是离开?”

 

 

=====

 

黄榕生震惊地看着眼前那匹成年的银灰色雪狼,仿佛被施了禁锢咒。

 

直到雪狼那双绿色的眼睛眯了起来,一边发出低沉的呜咽一边慢慢站起,黄榕生才回魂一样地意识到大事不妙。

 

在狼扑上来的那一刻,他迅速折身向床的另一边奔去,完全凭借本能地躲避追捕,藏到了床底下。

 

“Shit!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要有个床了!感谢有求必应屋。”

 

狼焦躁地围在床边打转,不时冲撞着床侧,又埋下头向躲在床底的猎物发出震慑的低嚎。而此时只是一只兔子的黄榕生在努力抵抗来自天性的恐惧的同时,强行保持着冷静,思考应对失控的计划。

 

“大约还剩10分钟我可以变回人形。时间一到我必须迅速拿到桌子上的魔杖......贸然对他用咒可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伤害......好吧,但愿加了缠缚咒的纱布能拦住一批狼......”

 

但是当他决定好之后,黄榕生发现那匹失控的狼已经停止了进攻。它蜷缩在不远处,仿佛非常痛苦一样地磨蹭着。

 

“遭了,不会真的走火入魔吧?!!”再不清醒毕竟也是他的弟弟,黄榕生无法放任他不管,差点立刻冲出去。一只兔子冲到一匹狼面前无异于送上门的肉。

 

赵英博的魔杖掉在离它的主人不远的地方,比撞翻桌子拿到自己的魔杖要简单的多。只是不知道别人的魔杖会不会听从身为阿尼玛格斯的自己。黄榕生决定赌一把。

 

有求必应屋,入住吧。

 



黄榕生一手招架着狼的猛攻,一手握紧了魔杖。他刚想念出缠缚咒,却想起陨石里出现的赵英博饱受折磨的样子。

 

那孩子的灵魂就在这具动物的躯体里努力争夺着自我意识。这一切都不是他有意为之,他很痛苦,而且,他就快要彻底成功了。

 

黄榕生放下了魔杖。“我既然答应了教他,就要承担引导他的责任和后果。”

 

他最终放弃了抵抗。狼还在他的肩颈上不知轻重地连啃带咬,细小伤口渗出的血液很快又被舌头舔去。

 

黄榕生环住那狼:“赵英博!赵英博!你听得见对吗!是我,我是你哥,我是黄榕生!”

 

雪狼没有反应,黄榕生握着他的前爪不死心地继续道:“赵英博,你听我说,我就在这儿,学着我说的去做。你要和这个新的躯体融合,而不是抵抗它。从指尖开始慢慢尝试,像穿一件衣服。你要去相信它就是最适合你的,它就是你......它做的事情......也都是你想要做的。”

 

赵英博在一片混沌中听到了黄榕生的声音,他的世界不再只剩黑暗和撕扯的疼痛。黄榕生的呼唤好像远远地从山洞口传来,一直绵延到了冰冷漆黑的洞穴最深处,让他获得了站起来的力量,牵引着他向出口走去。

 

怀里的雪狼先是停下了啃咬,然后尖利的爪子不再撕扯。渐渐的,它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眼底狂热的光芒逐渐被温驯取代。

 

赵英博在耳畔的指引声中,沿着幽长幽长的甬道一路走着。当他站在山洞口,逐渐适应刺目的光线移开了挡在面前的手时,透过狼的眼睛,他看到了温柔望着他的黄榕生——被自己压在身下,衣袍破碎,细伤密布。

 

那人的口型像在说:“你做到了。”

 

狼终于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狼吻最后蜻蜓点水般温柔地拂了一下黄榕生的脸颊,便无力地垂了下去。一阵白光散去,晕倒在黄榕生颈侧的,是终于安全无恙回归人形的赵英博。

 

“小兔崽子......”黄榕生刚想一手削上去,就发现自己骂得好像不太对,“......臭狼崽子,你吓死我了好吧。”

 

 

======

 

屋子里又陷入了长久的宁静。

 

直到赵英博等到害怕,几乎心灰意冷的时候,黄榕生终于动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扬起魔杖,把一束同样银亮的光芒抛向了空中。那簇光芒渐渐化形为实体,正是那巨大而美丽的生物——雪狼。

 

黄榕生看着他的守护神渐渐向赵英博的兔子走过去,而正在玩耍的兔子像感受到吸引一样浑然不怕地凑上前,慢慢地开口:“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吧。”

 

赵英博的吃惊不亚于刚刚的黄榕生,没等他问出口,黄榕生就说道:“没错,一直是它。也许是因为你,也许是因为,就该是你。”

 

“咳,好啦,去圣诞晚宴吧。一天没吃东西了。”黄榕生背过身把赵英博的学生袍都丢在床上。

 

“......哥,你害羞了吗?”赵英博看着他的背影。

 

“没有!”

 

“......哥,早上的事......是我不好。”

 

“等我回头找你算账!”

 

“好~”迷之高兴的语气。

 

“......”

 

“哥,我们这样是在一起了吗?”

 

“......你能不能顺其自然一点?非要说明吗?”

 

“哥,去圣诞晚宴不穿院袍的,穿礼服。”

 

“哦.......”一堆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黑白衣服扔在了赵英博脸上。

 

“哥,小七哥,学长,级长,黄榕生,”赵英博从后面环住他,“我喜欢你。”

 

 

======

 

黄榕生终于在礼堂门口甩开了赵英博紧紧握了他一路甩也甩不掉的手。

 

“你不要太过分了啊,”他用魔杖点着赵英博的鼻尖,“你这样让焦迈奇他们看见了吓晕过去怎么办。”

 

“噗哈哈,你太低估他们了,哥。”赵英博垂头看着他笑。

 

礼堂被圣诞饰品装饰得比平日更加华美富丽,冬青和槲寄生组成的垂花彩带挂满了墙壁。金色的泡泡飘浮在头顶,好像是从四周的圣诞树上飘下来的。用魔法支撑起来的天空穹顶在飘着小小的雪花,在落到餐桌上之前就被成百上千支蜡烛烘干了。

 

“打扮得不错,小伙子们。”差点没头的尼克迎面朝他俩飘来,“你们的朋友们在那边。”

 

“谢谢您,爵士,圣诞快乐。”

 

因为节日的原因,学生们不再拘泥于学院,而是和朋友们坐在一起共享晚餐。

 

黄榕生和赵英博双双落座在焦迈奇给他俩留好的位子上时,校长正好宣布了晚宴的正式开始。大家开始专心对付起火鸡和烤土豆来。

 

焦迈奇先给自己的盘子里添了许多烤肉和黄油豌豆:“等了你俩一天,从早到晚都在迟到,你们都在忙活啥?”

 

“哎小七哥,把那盘奶油蛋糕递我一块,我尝尝是不是动物奶油的。”尹毓恪插嘴道,“所以你俩咋了?中午就觉得你一脸煞白,这会儿倒是满面红光。干啥,滚床了?”

 

黄榕生一个手抖差点把蛋糕给翻了。“Wingardium Leviosa!”他和赵英博配合完美地施了个悬浮咒。

 

“没有,就是表了个白,我们在一起了。”赵英博面不改色地说。

 

黄榕生又一个手抖,魔杖没拿稳,蛋糕没了一半的魔力支撑彻底失去了平衡,吧唧一声歪摔在一盘烤香肠上。

 

“黄榕生!我杀了你!你就为了表白这点破事毁了一盘香肠!啊——!”焦迈奇惊恐地大叫道。

 

“喂,你小点声行不行!”

 

然而焦迈奇的声音已经大到附近的几张桌子都能听到了。坐在远处的养鸡隔着好几盘饼干、卤肉、越橘酱冲他举了举高脚杯:“表白?恭喜啊七。不过我一直以为你们早在一起了你只是不好意思说。以后多照顾着点小孩儿哈。”说完眨了眨眼睛。

 

黄榕生一脸黑线地陪他干了一杯。

 

“那以后级长豪华浴室的水,七哥再也不怕一个人洗浪费了吧?”王广允光顾着眯眼坏笑,结果被一个刚拆出彩包爆珠的小白鼠咬到了手。贾昱一脸看热闹地给他补了个治愈咒。

 

“什么什么?”今年的新生陈玮镔因为黄榕生平日的照拂似乎对他有着莫名的亲近,他一脸天真地看向黄榕生,“级长浴室?榕生哥我也想去!呜呜——”黄榕生瞥到赵英博躲在桌子下面施咒,隔空塞了块烤面饼——整张桌上最难吃的食物在他嘴里。

 

黄榕生觉得一个赵英博就够折腾他了,这会儿打趣他、祝福他的人纷纷围着他,饶是对每个人表示感谢回敬一口红酒,素来不多喝的他也有些招架不住。

 

赵英博不动声色地接过他的酒杯,另一只藏在桌下的手找到了黄榕生的手,牵住了他。

“你今天太累了,我来吧,你多吃点东西。”

 

于是朋友们见好就收,回归了正常的热闹和游戏。

 

 

======

宴席未散,赵英博就拉着微醺的黄榕生偷溜到了一处由巨大玻璃窗包裹的凉台。

 

大雪在这个圣诞之夜终于停了下来。雪霁初晴的夜空缀满了繁星,空气里似乎充满了雪干净而冰冷的清新气息。

 

赵英博把外套脱下来给黄榕生披好。

 

“我现在知道尹毓恪为什么送你那本书了,”赵英博叹到,“露脚踝。”

 

“什么?”黄榕生的脸还有些红,上面写着大大的懵逼二字。

 

“没什么,”赵英博拢着黄榕生身上自己的外套,环抱着他,“我第一次感受到圣诞的意义。仿佛也在今天得到了新生。”

 

“......唔。”

 

“记不住也没关系。”

 

“......这里也有槲寄生......”

 

赵英博抬头看了看玻璃天花板,窗外的星辰点缀在翠绿的藤蔓间,像开出了带着星光的花朵,比在城堡里任何一处都要好看。

 

“......那我现在想要吻你,你不可以拒绝。”

 

赵英博短暂地怔愣了片刻,轻笑出声。他摘下一枚红色的浆果装进黄榕生的衣袋,眼底是比星光还要纯净耀目的爱意。

 

即使明天黄榕生记不住自己说过什么做过什么,看到这枚果子,他也会想起这眼神。

 

“当然。”

 

 

 

—end—

 

 

 

Ps:1、英国圣诞节有关于槲寄生的传说,如果一对青年男女在悬挂的槲寄生下相遇,这位少女就可以得到对方的亲吻。而少年要从槲寄生上摘走一颗红色的浆果。当浆果被摘光时,槲寄生赐予的亲吻特权也就消失了。如果这对男女是恋人,槲寄生的魔法会许愿他们白头偕老共度余生。

好吧,写完我也少女心了。

 

2、小赵同志因为以前不敢正视自己对黄榕生的喜欢,所以一直无法练成阿尼玛格斯。直到黄榕生让他认清内心,接受真实的自己,他才真正能够学会。但是由于他念咒之前,黄榕生变成了可爱的小兔子,还舔了一下他,所以他在这种小(有)鹿(点)乱(欲)撞(火)的情况下,不幸搞出了发♂情这种岔子。

反正也算咒后乱xing吐真言了,一切都是魔法的助攻。

“I love magic!”——Harry Potter

 

3、不好意思写老黄因为太急着变回人形,兔子尾巴没有变回去......那画面太过羞耻我不敢想。你们自己脑补吧。

 


评论
热度(63)
  1. 五月樱花天Ron_CrimeUnit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得我好开心啊好开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