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樱花天

欧美音乐爱好者//自认真爱披头士新兵滚石钢丝炒肉丝//尤其喜欢Brian Jones和George Harrison//五月天乐迷,团粉和兽信冠莎感情粉//喜欢欧美影视剧//动漫爱好者喜欢作品很多……

【巴拉七】【架空】Creep 06

甜炸。_(:з」∠)_

往来少年依然:

我今天要在外开一整天的会…
简直把我无聊死了!
不无聊到一定境界,我是一定不会来码字的。
各位,江湖有缘再见哈……


哦对了,冬至快乐嘿!


~~~~~~~~~


天气一天天的冷,赵英博转眼又在黄榕生家呆了一个多月。

黄榕生渐渐习惯了家里有一个少年进进出出,他们偶尔也玩闹,更多的时候却是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互不打扰。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再没有人提及。

像两个封闭的个体,相互作伴,不破坏,不侵蚀,谁都不冒犯谁,谁也不融入谁,极度安全的一种相处模式。

赵英博在摄影方面颇有些天赋,比赛打得顺风顺水,一路杀进总决赛,每天没日没夜的忙活。

黄榕生用帘子在家围了个避光的角落给赵英博冲洗胶卷,赵英博常常在里面一待就是大半天,话也不说一句,可督促黄榕生吃饭这事倒是一天没落下。

难得一个周末黄榕生准时下班心情愉悦打开家门的时候,一只毛茸茸的物体直扑向他的双腿,把他吓得差点原地跳了起来。

“什么情况?!”

然后他与面前这只刚断奶的小金毛大眼瞪小眼交战了近两分钟,缓慢的重新转动了自己的脑核。

“赵…英…博…”

赵英博正在厨房摇头晃脑的泡泡面,头上戴着耳机,全然的与世隔绝。

黄榕生冲过去,将耳机线一扯,把赵英博吓得一哆嗦。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我多希望我们真的在一起🎵

黄榕生愣了愣,满脸黑线:“你就不能跟着焦迈奇学点好的?”

赵英博垂了眼,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按了暂停,一脸冷漠,潜台词是,谁稀罕跟他学?

黄榕生拿下巴指了指在一旁摇着尾巴的活物,沉着嗓子说:“解释一下好吧。”

赵英博倒开水的手抖都没有抖一下,波澜不惊道:“哦,门口捡的,应该是走失了。”

黄榕生吸了口气摊了摊手:“我捡你,你再给我捡个狗,搞笑的嘞。”

赵英博继而道:“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巴拉根。”

黄榕生无言,一边想骂赵英博现在真是太胡作非为,一边思索巴拉根是哪三个字。

“我跟你说哦,你捡的狗你养。”

赵英博点点头,洒脱的撩了把刘海:“行,你养我就行。”

黄榕生气结,把外套一甩,陷进沙发里,巴拉根倒是一点不认生,直接就往他怀里钻。

赵英博吸着泡面看他哥捧着小金毛左看右看,然后就开始叨叨:“你这个毛有没有好好帮它洗啦,这里打结了好吧,还有那么小的狗不能吃大狗的狗粮的你知道吧?金毛要不要喂肉啊,还要打针的好吧……”

赵英博忍不住弯着嘴角笑,他哥真是全天下最容易搞定的人了。

“巴拉根!”赵英博提起嗓门叫了句,小金毛屁颠屁颠的向他跑来,赵英博又用手指了指垃圾桶,小金毛就义无反顾的跳进去了。

黄榕生错愕,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过了没多久,巴拉根叼着一团纸从垃圾桶里蹦了出来,又在赵英博笑嘻嘻的示意下,将纸团放在了黄榕生的脚边。

黄榕生瞬间认出了这团纸,是他偷偷揉烂了扔进去的,一时间有些无措。

那是原创音乐投稿招募。

赵英博说:“哥,我帮你报名了。”

这下黄榕生是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赵英博点头点的相当虔诚:“稳住,你能赢。”

“别乱讲,报名要发demo小样的,你哪里有?”黄榕生伸出一根细长手指,义正严辞指向赵英博的方向。

“我问姓焦的要的,你以前发给他听过一些吧,他都打包给我了。”

“……”

交友不慎啊。

自那刻起,黄榕生就开始焦虑,即使他努力的刻意掩饰,也没逃过赵英博的眼睛。

在黄榕生打字撤销打字又撤销第十遍的时候,赵英博握住了他的手。

黄榕生抬头,看那人弯着腰站在他身侧笑眯眯看着他的样子,一下子就颓了。

“那个,有没有办法取消报名啦?”

赵英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将他的身体转向自己,然后蹲下身子抬头看着黄榕生:“哥,你别怕啊。”

黄榕生依然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不是…我又没想好。”

“你要相信你自己,你的歌那么好听。”

赵英博紧了紧握着黄榕生的手,给予了一些鼓励。

“你懂什么…傻子,你把生日快乐歌音唱准了再说好吧。”

“我说好就是好,你的歌,无敌了!对吧,巴拉根?”

巴拉根确实给面子,奶声奶气的嗷嗷叫了两声,瞬间把黄榕生给逗乐了。

“你们两个真是同类噢,翻译都不需要的。”

赵英博得意得很,向巴拉根抛去个满意的眼色。

在暗自忐忑地过了一周后,黄榕生收到了封邮件,恭喜他的作品通过初选,准备之后复选的现场完整表演。

他端坐在沙发上手心都是汗,想要把这件事告诉赵英博,可是赵英博今天偏偏不在,他摄影比赛最终得了季军,正在参加庆功宴。

黄榕生这么呆呆坐着,巴拉根蹭的跳上他的腿不安分的舔他的手,黄榕生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安抚:“我们等等他。”

这一等一直等到了夜深,黄榕生抱着巴拉根沉沉睡去的时候,电话铃声兀的吵醒了沙发上的人。

“喂?”

“你好,你是赵英博的哥哥吧?你能不能来接接他,他有点醉了。”

“哦…好,你把地址发给我。”

黄榕生一下子就清醒了,起身利落的穿外套,巴拉根也被他吵醒不满的围着他的腿暴走。

黄榕生蹲下按住它的脑袋,叹了口气:“你说他是不是超麻烦。”




评论
热度(51)
  1. 五月樱花天往来少年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甜炸。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