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樱花天

欧美音乐爱好者//自认真爱披头士新兵滚石钢丝炒肉丝//尤其喜欢Brian Jones和George Harrison//五月天乐迷,团粉和兽信冠莎感情粉//喜欢欧美影视剧//动漫爱好者喜欢作品很多……

【巴拉七】【架空】Creep 05

正经点讲,我挺喜欢这样的剧情:赵英博的第一次情动,发生在他听过黄榕生的音乐之后。真的是个很有心很有爱的场景。他听到黄榕生的音乐,他给黄榕生拍照——捕捉到对方“最本性”的时刻然后情动,不是最美好的事了吗?而且这些时刻,赵英博还打算拿去参赛。就是说,整个“情动”的过程从开始前的铺垫到结束后的收尾,都贯彻了【理想】这个主题。我觉得同人文写到这一步是非常难得的,而且老实说我个人在黄榕生这个tag下,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文。我觉得看这样的文,更能真正体会到作者对笔下“被同人对象”的、那种更纯粹的爱。

往来少年依然:

本来励志要赶在黄先生发微博之前更的……
刚码完字一看,黄先生竟然早一小时发了微博故事…
很生气很不服了,但微博故事不算微博的好吧,我没输!

~~~~~~~~~~~



赵英博渐渐的开始变了,变得更亲近黄榕生。

这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他会跑去黄榕生上班的公司,给他送午饭。

这可算一件特别新鲜的事,赵英博在外惜字如金,每次都是把饭往黄榕生手里一塞,然后搬把椅子坐在黄榕生旁边玩手机,等到他把饭吃完了,就起身回家。

然而这人外形实在过分扎眼,才一个礼拜不到,帅气送饭小哥哥的名号已经传遍公司上下。黄榕生在有些方面是出了奇的后知后觉,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这里已经成了午间观光景点。

“你们…在干嘛啦?”他看着一个个从各个方位探出来的脑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哥哥呢,还没来吗?”

黄榕生一脸黑线,默默翻了个白眼,紧接着伴随此起彼伏的轻呼,黄榕生手里多了一份他今天的午餐。

赵英博观摩了一下围在黄榕生周遭的人,挑了挑眉:“你怎么了?”

黄榕生才说不出口这些人都是为你来的,别扭的赶人:“你快走,走走走!”

赵英博根本没理,拿了椅子就在他旁边坐下了:“那不行,你先吃饭。”

然后周围就有人窃声笑了,黄榕生觉得事情的走向不太妙,瞪了赵英博一眼:“这是干嘛啦,我肯定会吃的嘛。”

“你骗人。”赵英博靠在椅背上,抬起一只手捏自己的刘海玩,“之前几次我没留神,最后都给那个姓焦的吃掉了,我知道的。”

黄榕生抿了下嘴,竟无言以对。

“谁在想我!”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焦迈奇迈着大步一蹦一跳的从门口进来,眼睛笑眯眯的瞟了所有人一眼,最终直愣愣定在黄榕生手上。

“我们可爱的英博弟弟,又来送饭啦!”他对着赵英博眨了眨眼,后者嫌弃的别过了头。

“小帅哥,我们可以帮你督促小七吃饭的,你留个联系方式啊。”有个小姐姐笑得满面桃花,将手机递在赵英博面前。

赵英博正犹豫着将将要接,就被黄榕生一手拍下,他推开那个碍眼的手机:“不需要!”

焦迈奇笑了,唯恐天下不乱:“老黄小气鬼。”

黄榕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来干嘛?”

“当然是找你说事儿咯。”焦迈奇笑嘻嘻勾起黄榕生肩膀,“走,我们细聊。”

刚迈步,黄榕生的手就被人抓住,一回头是赵英博蹙着眉认真的脸。

“先吃饭!”

“好好好,吃。”黄榕生无奈,用手拍了拍赵英博的脸,看着他又乖顺的坐回了位子里。

焦迈奇撇了撇嘴,揶揄到:“行吧,边吃边聊。老黄,你家小孩儿看得够紧的啊。”

黄榕生不回嘴,挥手赶走了周遭看戏的人,乖乖打开饭盒:“你到底要说什么?”

焦迈奇看着一群眼神游移在那俩人身上泛着花痴笑的女人,一边向一旁赵英博飞了个迷人的小眼色一边补了句:“忍不住想为你俩点播一首歌曲,《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

果不其然遭到黄榕生严厉的一记眼刀,他得意的抬了抬下巴言归正传:“我辞职不干了。”

黄榕生抬眼,那眼中惊讶和了然参半:“真准备去搞乐队啊?”

焦迈奇鼓鼓嘴巴,接口道:“没定呢。”

“那你怎么想着现在不干的呀?”黄榕生扒拉着饭,一口也没吃进嘴里。

“哎,老黄,我没你想得那么多,从前呢我只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但现在我还知道自己要什么。”

说这话时,焦迈奇的脸还是一副笑嘻嘻的孩子样,黄榕生扒饭的手彻底顿住了。

赵英博没说一句话,他只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角度,看着黄榕生低下头去的侧脸,捕捉到了他眼里深不可及的向往以及嘴角一抹淡不可闻的苦笑。

黄榕生和焦迈奇下班后出去撸了串,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赵英博在微弱的灯光下低头擦拭他的相机镜头。

黄榕生被强行灌了几杯啤酒,听焦迈奇聊了一晚上的梦想,他觉得快乐又落寞,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情绪,他想没人能懂。赵英博看着他磨磨蹭蹭的洗漱,整理屋子,只继续维持着手上擦拭的动作。

“哥。”赵英博突然开口,“我还没听过你的歌呢。”

他走过去,自说自话的掀开了罩在键盘和话筒上的薄布。黄榕生疑惑地看着他,他刚洗了澡,周身笼着一层氤氲,在暗黄的的灯光下,眉眼都看不清楚,只觉得那眼睛湿湿亮亮的。

赵英博去到他背后推他,将他推坐在椅子上。

“你想听什么?”

“都行。”

黄榕生有些无措,他伸手抚摸了下键盘,他想音乐真是很简单的东西,黑白两键,纯粹分明。

这是赵英博第一次听黄榕生唱歌,即使他不太懂音乐,他也能感受到其中的迷人,迷人的是黄榕生这个人。他举起相机拍那人在暗角里的剪影,然后走过去凑在黄榕生身边给他看自己的作品。

“拍我干嘛。”黄榕生一侧头,两人的距离就被兀的拉近,他的气息里还参着一股浅浅的酒味。

赵英博下意识皱了下鼻子,直愣愣的盯着黄榕的眼睛:“拿你去参赛,我报名了摄影大赛。”

黄榕生慢半拍的点点头,说:“挺好的。”又习惯性伸手揉了揉赵英博的后颈。

“你别难过。”赵英博没头没脑的劝慰,然后凑过去将头搁在了黄榕生的肩膀上,垂着手形成了一个似真似假的拥抱姿势。

黄榕生有些怔愣,他晕乎乎的想他究竟哪里表现出了难过的情绪,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些难过。他难得的没有回嘴,垂下了脑袋把头埋进了面前这个弟弟的肩膀。

黄榕生的气息打在赵英博的颈侧锁骨,一片灼热,赵英博觉得酒精随着这人的一呼一吸渗入了他的体内,让他整个人都燥热起来。黄榕生身上有寡淡的却又好闻的气味,他的头发湿淋淋的偶尔滴两滴水,打湿了赵英博后背的体恤,每一滴都让他一个激灵。赵英博忽然觉得,这一切都透着一种色气。

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好一会,久到黄榕生的呼吸都慢慢变得均匀。

“睡了?”赵英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黄榕生被唤醒,轻微的摇了摇头,抬手无意识抓了他的手肘,含含糊糊的“唔…”了一声以示否定。

这一声简直就是一道雷,赵英博只觉得自己被劈得体无完肤,他暗自骂了句“靠”,咬着下唇慌乱的推开黄榕生,也不顾人迷迷糊糊的差点从位子上掉下去。

黄榕生看到赵英博猛的冲进了厕所摔上了门,然后在听到里面淋浴哗哗的水声时,彻底醒了个透。

他没有听到热水器的响声,他知道赵英博正在里面冲冷水澡,他被一个猜测吓得心跳都漏了一拍,盯着厕所的门若有所思。

赵英博出来的时候,黄榕生已经在自己床上躺下了,他背着灯光面向一片黑暗里,呼吸平稳得让赵英博松了一口气。

赵英博乖乖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他知道出事了,他和黄榕生之间出现了荒谬又不可控的剧情发展。

赵英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自己都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是被冻醒的,深夜的寒风吹得他手脚冰凉,他揉了揉眼睛,发现是阳台的窗户开着,而黄榕生床上空空的,被子被掀开着。

黄榕生站在阳台上看夜色,那背影看起来很是单薄,赵英博轻轻走过去给他披了件外套,黄榕生并没做什么反应,就是眨了下眼睛。

赵英博看他手指尖夹着一根烟,垂在阳台外头,他从没见过黄榕生吸烟,突然觉得新鲜自己也很想试一试,便伸手取了过来,刚要放到嘴边,又被黄榕生夺了去。

“不行,吸烟不好。”他一本正经的说。

“那你干嘛吸?”赵英博委屈巴巴的瘪了瘪嘴。

黄榕生斜睨他一眼,将烟掐灭在阳台上,他叹了口气突然说:“我本来以为焦迈奇跟个小孩一样,其实他想的很明白,而且很勇敢。”

赵英博听着,觉得黄榕生此刻并不真的需要回应。

“我有时候也会觉得,我不属于这里。”

赵英博吸吸鼻子,开口问:“不属于哪里?”

“现在的生活。”



评论(5)
热度(48)
  1. 五月樱花天往来少年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正经点讲,我挺喜欢这样的剧情:赵英博的第一次情动,发生在他听过黄榕生的音乐之后。真的是个很有心很有爱...

© 五月樱花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