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樱花天

欧美音乐爱好者//自认真爱披头士新兵滚石钢丝炒肉丝//尤其喜欢Brian Jones和George Harrison//五月天乐迷,团粉和兽信冠莎感情粉//喜欢欧美影视剧//动漫爱好者喜欢作品很多……

【正经向扯谈】个人对黄榕生《Fever》相关的看法(三)(2)

我个人,在欣赏这首歌是闭着眼睛的。当然请不要误会,我也很喜欢黄榕生《Fever》里的样子,和整个表演的舞台效果。但是这些视觉上的东西会干扰我的耳朵,所以通常我会闭上眼听。爵士,本身是一种强调你“去享受”的音乐,需要耐心,需要去细细品味。所以……这也是一种,很“私人”的音乐。我的意思是,音乐当然是很主观很私人的事,但爵士乐……又是特别强调要【你自己去感受】的音乐,不要被别人的感受所干扰而越过了自己。所以,虽然对作品本身我谈了很多,但具体到黄榕生的表演,就只是大概谈谈个人感受。

先说下个人看法里的不足吧。这首歌,他有些地方唱得不够smooth。巴布雷这个版本,一个重点就是他唱得很顺滑,非常smooth,这也是乐评人给他的好评之一。黄榕生这里,有两个地方没有唱好。一个是第二段后的过渡段里“That is something you all know”这句,另一个是第三段结尾“Thou giv-est fever”,这两个地方有些卡。再者,个人私心吧,会希望黄榕生唱得更有即兴感一些。但这个是……真的太“大师”些的要求了所以也可以忽略。反正重点是我觉得黄榕生可以唱得更smooth些。

但黄榕生这个演唱,同样有很多抓住我的点。很多是比较细节的,例如我特别喜欢他第二段唱的“lights up”,那种不经意的挑逗;还有接下来的“I light up…”,那种短暂热情的微放与收拢,是会让我觉得得体又意犹未尽的……等等很多。但从整体来说,我个人,是在这些地方得到了享受:

首先是整个表演呈现的swing感。如上面说到的,这其实是一个基本的东西,但也正是爵士的精髓之一。从我个人的感受而言,我有享受到黄榕生在这里给我的那种连贯而摇摆的swing感。这也是我偏向于闭上眼听这首歌的重要原因了;其次是,我有感受到这个表演给我的groove。这是一个很私人很主观的东西,groove本身,是那种比较找不到准确中文翻译的那类词,可以翻译成“律动”但又不只是这样。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毕竟这是一场爵士表演了。简而言之,无论是开始的,对爱情故事的引述,还是到最后对整个故事的总结,除开结尾的感叹其他部分黄榕生给我的律动感觉都是一样的。律动本身是一个动态的东西,但groove却是一种稳定的感觉。这是一种“变与不变”之间感觉微妙的享受……一种稳定的动态,而要做到这点本身就很难。Lee版本的《Fever》groove感是非常强非常清晰的,可以听听感受下。黄榕生当然做不到Lee那样的程度,但我觉得也相当之好了。

再者,就是他听起来性感的声音了。对我而言,这才是这场表演中真正性感的地方。当然视觉上的装扮是很不错,但那些远不如他声音传递的东西有味道。黄榕生这首的声音……就好像那种卧房、枕边耳语一样。在他这首歌里,“痴迷所爱”似乎真的是件“邪恶”的事,是那种你会全身心投入而“长辈们”又一定会站出来阻止的事。在我看来这正是《Fever》内涵上的精髓,那对爱人火热的爱让我愿意为你燃烧一切 "What a lovely way to burn".《Fever》以一种非常直接的方式形容这种爱:“性”。而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性与爱的杂糅体,这是他传递给我的东西。与此同时,是他与乐队的配合。这一直以来都是我会欣赏黄榕生的原因,他与乐队配合一直都是很专业,在舞台上特别出色的。《Fever》也是这样。所谓爵士乐,只是歌者本人是称不上爵士的,乐队、乐手们是非常关键的存在(当然乐队在大多数乐种下都是重要的存在,但是爵士乐特别讲究这个)。我特别喜欢这里,黄榕生和低音提琴double bass的配合。和低音提琴的配合是难度很大的事,你的声音很容易是,要么被淹没要么显得不和谐、违和又突兀。而黄榕生这里,他和低音提琴的配合,两个声音是共舞般的存在。一种非常自然的结果,既不会去主动提醒你它的存在又一直存在于那里,我很喜欢。

所以,总的来说,《Fever》是一个从选曲到演唱都不同质感的表演。不只是在最后一场比赛上是这样,和黄榕生自己之前的表演相比也是那么不同。其实,我想如果不是因为“可能是最后一首歌了”,黄榕生也不会选择唱这首。但这种说起来简单的事,背后折射出来的又是怎样的人呢?真是一言难尽了。但作为听众的我,终归是很开心他能带来这样一场表演,也相信他能做得更好。

  

(END)

评论(11)
热度(16)

© 五月樱花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