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樱花天

欧美音乐爱好者//自认真爱披头士新兵滚石钢丝炒肉丝//尤其喜欢Brian Jones和George Harrison//五月天乐迷,团粉和兽信冠莎感情粉//喜欢欧美影视剧//动漫爱好者喜欢作品很多……

【正经向扯谈】个人对黄榕生《Fever》相关的看法(二)(2)

……能集齐作词作曲编曲三方面的“不合适”也是不容易了。这首歌,就是那种完全不在比赛曲库里的作品。这和那种所谓的冷门歌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冷门了。像之前《念念有词》这样的,它只是“没红”罢了。这样没红的歌多了去了,每张专辑里有歌不红不是太正常了嘛——你又不是披头士。关键是,像《念念有词》吧,它听上去就是首流行。冷门的流行歌,这就很正常了嘛。但《Fever》,就是和所谓冷门比起来,都是另一个次元的那种。从它内容所处的时间来看(我前面说的那些),这首歌也称得上是“处在另一个次元”了……

但是,这又真真是一首好歌。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喜欢一首“处在另一个时间线上”的好歌,突然自己现在这个时间线上它就出现了。真的很难形容……就好像,如果有谁唱了U2的《Sunday Bloody Sunday》,我会很高兴因为这歌大陆这边是“冷门”的那种了,但基本也就是“很高兴”了。但是,如果有谁唱了Yardbirds的《Happenings Ten Years Time Ago》——那我会跳起来了。因为《Happenings Ten Years Time Ago》就是那种“肯定不会出现的”好歌。

    

《Happenings Ten Years Time Ago》就好像黄榕生这次选择的《Fever》一样。他在这么一个公众化的舞台,选择了这么一首和公众堪称“处在两条平行线”的歌。原因只是:很可能是最后一首歌了,那我当然要选自己喜欢的了。

……这可不只是一般的 “喜欢” 啊。

其实我想这种“面对不可能而实现”的心情,如果你不是恰好欣赏黄榕生的“(上世纪)音乐爱好者”之类的乐迷,应该都很难体会吧。无论是那种喜悦,或者黄榕生那种程度的,那颗音乐的心。我是在踢馆赛那场开始真正欣赏他的,那一场黄榕生本来就唱了首老爵士,直白点讲“很有态度了”。但我那时候,在《Fever》以前,也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的有态度……这是已经刻到骨子里的东西了。我不是说其他选手不热爱音乐,但是我确实没想到会在快乐男声这里,遇到这么样“音乐”又如此稚嫩的新人。

 

(第二部分完)

评论(1)
热度(10)

© 五月樱花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