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樱花天

欧美音乐爱好者//自认真爱披头士新兵滚石钢丝炒肉丝//尤其喜欢Brian Jones和George Harrison//五月天乐迷,团粉和兽信冠莎感情粉//喜欢欧美影视剧//动漫爱好者喜欢作品很多……

【番外】【ABO】推开世界的门

巴拉七的日常太可爱了……

往来少年依然:

过完节了吧,都开始要工作学习了吧?
给你们带点小礼物聊以慰问。
本想着前几天发的,但由于突然风口浪尖的…
我想着还是避避比较好…(明明我一不开车二不开荤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心虚呢…)
讲起来我都没好意思写生娃,老黄自己已经在那难产了…👋🏻
我觉得我也没啥好避的了…👋🏻
正文都看过吗?
看过正文的你又真的了解我们巴拉根小哥哥在想什么吗?



~~~~~~~~~~~~~~




赵英博第一次见黄榕生的时候,周围有上百号人,他在一群风格迥异的男生中看到了远处正在帮别人打Bbox的黄榕生,含着胸遮起半张脸依然神采飞扬的模样。

他觉得这个人长得算不上好看,可偏偏一眼就能让人记得。事实上赵英博觉得大部分的人都不够好看,毕竟他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习惯了自己的脸。

他下意识的判定他们不是一路人,人家是实力派选手,也该和实力派惺惺相惜,和自己注定格格不入。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求胜心切的人,在他难受得不行的时候,搁置了练习弯下腰对他说:“走,我陪你去医院。”

在急诊输液室里挂着水的赵英博,盯着挂钟一步步走过零点,悄悄的偷瞟了一眼身边的人,黄榕生正在分类整理怀里一大包药。

“那个白色的啊,记得饭后半小时吃。这个六小时要吃一次,再过两小时我给你吃好吧……”一只沁凉的手掌抚上赵英博的额头,“还在烧,你睡一会,我待会叫你。”

赵英博在那只手移开的瞬间闻到了浅淡的兰花香味,他病得鼻子都不通气,只觉得自己可能烧糊涂了。在一口浓郁又陌生的南方口音中赵英博歪了歪身子最终昏昏沉沉倒在那人腿上,睡得不省人事。

再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黄榕生头点的跟捣蒜似的打着瞌睡,他借机仔细观察着这个人,纤细的脖子仿佛再用劲一折就要断了,他的鼻子其实长得好看,又高又挺又显得细巧,棱角分明的巴掌脸,嘴唇厚厚的有些干燥,整个人单薄得很,可偏偏看起来很可靠。

其实多看看,也挺好看的。

赵英博轻轻笑了笑,继而再次闭上了眼睛,在那没有几两肉的大腿上勉强蹭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还说要提醒吃药的,这都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

后来,赵英博便不自觉的留意起黄榕生,即使他表面看起来还是对什么都意兴阑珊的样子。

黄榕生这个人啊,私下在人堆里常常是主角,大家都喜欢和他玩闹,跟谁都关系很好的样子。可赵英博发现黄榕生其实是更喜欢一个人待着的,独自在角落里听听音乐想想心事,沉默的打发好几个小时。有时候赵英博会坐到靠近他的地方,抱着胸伸长了腿就瞌睡过去,于是大家就会有意识的避开在这里嬉闹,造就一块独有的安静角落。

赵英博在厕所里偶遇过黄榕生好几次,后来发现,这不能算偶遇,是黄榕生喜欢在厕所待着,和其他人聊天或是刷手机。他是有些羡慕王广允和焦迈奇的,可以自然的和黄榕生勾肩搭背打成一片。

有一次他抓住王广允问:“你们都是alpha?”

“嗯啊。”王广允不明所以的点头。

“黄榕生也是?”

王广允皱着眉头觉得赵英博的表情很怪异,不确定道:“应该是吧。”

赵英博低头思索的间隙有人轻快的拍了拍他的肩头,他看到那个欢快略过的背影识别出那是焦迈奇。

直到一个深夜黄榕生匆匆忙忙闯进了厕所,没有发现躲在最里面练歌的赵英博。

赵英博看他人不太舒服,额角渗着薄汗,嘴唇眼角嫣红,一双手轻颤着摸出了瓶药,慌乱的倒出最后两粒,干嚼着咽了下去。

赵英博确实闻到了兰香,跟在医院时的幻觉一模一样的气味。后来他偷偷证实了下那个空瓶子装的果真是抑制剂,才最终确定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猜测,这是个如假包换的omega。

赵英博知道了黄榕生的秘密,却不打算告诉他,仍旧在一旁默默观察他。

黄榕生看起来精明,其实傻的很,这个嘴上最常叫着要赢的人却一直在做着跟赢得比赛负相关的决定,比如总是搭档赵英博表演这件事。

他也许是因为自己曾经的决策害焦迈奇和赵英博险些淘汰而感到后怕,于是他能想到的好办法就是把自己赔进来。他每天拉着赵英博练唱,花成倍的时间去完善一首对于他来说过分简单的歌曲。

“一闪一闪亮晶晶~你要低八度啦,第一个音就要进准知道么?”黄榕生认真的搭着赵英博的肩,逐字逐句的抠每一个音,“否则我们合起来就会不好听。”

“太低了我唱不稳。”赵英博显露出了些许烦躁。

黄榕生揉了揉他的后颈,继续耐心的示范:“所以说你要用丹田啊。”说着他拉过赵英博的手。

“这里。”赵英博的手被拉着按上了黄榕生的小腹,“一闪一闪亮晶晶~~懂?”

赵英博突然有些失神,仿佛有一股电流窜进了身体。

“你听到没啦?狗子!”

“嗯?噢。”赵英博眨了眨眼,“你再来一次。”他一手揽近了些黄榕生,另一手掌扎扎实实的覆在了他平坦的小腹上,努力的将注意力集中在唱歌这件事上,可黄榕生拥有和他截然不同的身体这件事像恶魔一样纠缠着他,他的耳朵尖不由自主的红了。

后来他们被淘汰,赵英博自暴自弃的演唱都像是一幕幕电影画面划过脑海。那首《从此以后》也是黄榕生逐字逐句教会他怎么去唱,赵英博时常找不到状态,黄榕生就慢条斯理的告诉他:“你要靠想象,你就想你很喜欢一个人,一直默默守护着一个人,但你们要分开了,你难不难过心不心酸?”

赵英博懵懂的点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其实不太理解黄榕生那种唱一首歌就把自己整个砸进去的诠释方式,唱一次就要撕心裂肺的痛一次。

等到比赛那时,赵英博无奈的发现,其实根本不用靠想象了。

离开营区的时候,很出乎意料的,养鸡握住赵英博的手轻声嘱咐道:“你多和七聊聊,他有什么事都不爱说,这么多兄弟里他可能对你最不防备了。”

赵英博轻轻点头,眼里闪着亮光。

他当然知道黄榕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游刃有余,他感性并且隐忍。比赛时黄榕生也曾因为兄弟的处境而偷偷落泪,赵英博那时就靠坐在他身旁,看着他扬起了头闭上眼想把眼泪憋回去的样子,只觉得一阵无措,他说不来好听的话去逗他开心,只能静静地待在身边,无声的陪伴。

很多情绪看似来得霸道,其实总有迹可循。

他们分别的时候,赵英博的不舍表现得如此明显,以致黄榕生宠溺地在酒吧门口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出去玩小心点,你也是有粉的人了好吧。”

赵英博通常只会垂着手懒懒的把头搁在黄榕生的肩膀,可那刻他伸手圈住了黄榕生,将头埋进了他的脖颈。

赵英博深深吸了口气,随即便开始后悔,兰香充斥了他所有的感官,让他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他喜欢这个味道,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占为己有的念头。

“小孩,还粘人哦?”黄榕生揉捏着他的后颈,带着笑意揶揄。

赵英博不喜欢小孩这个称呼,报复似的把人圈得更紧。

“好了!透不过气了!”黄榕生佯装生气的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却没有成功的让他松手。

赵英博不撒手,坏心眼的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我知道的,你是omega!”

他能感觉到怀里的人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在一片沉默中悄悄的逃离了他的怀抱,眼神里藏着一些慌乱。

这样的小报复并没有让赵英博觉得痛快,他独自一人时常会想到黄榕生那包容又宠溺的眼神,他一点也不想做一个孩子抑或弟弟。

他浑浑噩噩的念着这一股兰香,进入了分化期。

梦里的他能够肆意亲吻黄榕生,能够将那人拢在身下,引诱出他带着甜腻味道的信息素,能看到他泛红了眼角因为自己的动作不耐的泛起泪光。

对赵英博来说,这些确实都是罪恶的好梦。

真的如愿成为alpha后,新的担忧又困扰了他,他开始害怕见到黄榕生了。仅仅是和黄榕生对视,就能让他心跳加速控制不了自己,仅仅是视频里看着黄榕生和焦迈奇熟络的互动,就让他忍不住想砸碎手机,这些他无人可说,只能自己硬生生忍下。

他想如果黄榕生知道了他的身份而疏远他,不再照顾他,与其这样不如做一个待在身边的乖弟弟来的好。

可天总不遂人愿,后来发生的事让他暴露得猝不及防,他只能稀里糊涂的听了黄榕生的话短暂标记了他。他不明白是该高兴自己如愿以偿,还是难过黄榕生为了大局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珍惜。

他总是不懂黄榕生在想什么的,纯凭着一种本能的感知力揣测他。

黄榕生喜欢他吗?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是黄榕生没有拒绝他的亲昵,甚至接受他的吻,即使黄榕生的眼神总是透着清明。所以他喜欢吻他的眼睛,当那双眼睛不得不闭起来的时候,赵英博便不再有丝毫的畏惧与不安。

赵英博一步步的试探,黄榕生一步步的纵容。

如此下去谁都得不到答案,但答案就在那里,昭然若揭。

这个赌气般的游戏最后还是黄榕生输了,狼狈的喊了停,他没有纵容最后那一步,正式标记。赵英博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悔恨。

其实那时他已经几乎顶开最后一层防线,他只要再用力一点就能在里面成结,就能永远锁住这个人,就能让这个omega为他生育孩子,身下的黄榕生疼得整个人都在颤抖,意识不清却还在分神与理智拉扯。

赵英博的本意并不是想要击垮黄榕生武装好的云淡风轻,只是他的好胜心让他做着这最后一步的试探,黄榕生恐慌的摇着头哭泣着低声说出了那句请求,赵英博突然就心疼了,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混蛋。

他不过是仗着生理优势仗着黄榕生疼他,不堪的取得了这次没有意义的较劲的胜利,他让黄榕生分崩离析,逼他卸下武装,那然后呢,这并没有使赵英博获得一点点的成就感,反而让他痛苦。

赵英博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他在心里祈求黄榕生的包容,在每一个黄榕生逃离他的日子里。

幸好最终,那扇门被黄榕生推开,他想他再也不会怀疑黄榕生的爱,就像海不怀疑天的蓝。



————完————

评论
热度(81)
  1. 五月樱花天往来少年依然 转载了此文字
    巴拉七的日常太可爱了……

© 五月樱花天 | Powered by LOFTER